Car小說 >  棠妙心寧孤舟小說 >   第1997章

-“我無論如何也要揭穿她的真麵目,今日冒死把實情告訴父王,還請父王早做決斷!”

定北王的臉色十分難看。

他雖不至於完全相信陸閒塵的話,但是這一次陸閒塵拚死護著他是事實。

他再想起定北王妃為他生的那幾個子女,之前不覺得如何,如今才發現,那幾個孩子都長得不像他。

他再看了看陸閒塵,雖然陸閒塵的眉眼更多的像桂如月,但是臉形和鼻子卻像極了他。

定北王就算再不願意承認自己被綠的事,此時也覺得這事大概率是真的。

否則的話,他的那些義子又怎麼可能會對她言聽計從,將刀戈對向他?

他的心裡生出了悲涼,該不會王府的那一大堆子女,除了陸閒塵外,其他的都不是他的種吧?

這真是要了命的領悟。

他咬著牙道:“陳問音這個賤人!本王要殺了她!”

他說完拎著刀就要往下衝。

陸閒塵忙拉著他道:“父王,你千萬不要衝動啊!”

“她現在手裡有戎州一半以上的兵馬,還占領了定北王府。”

“父王現在這樣去找她,隻怕會出事!還請父王先冷靜下來,我們從長計議!”

定北王的臉色十分難看,一雙眼睛更是烏沉幽黑。

他自詡為大英雄,是個有大抱負的人,冇想到卻被一個女子耍得團團轉!

他這幾天一直都在逃亡,原本就憋了一肚子的氣,又冇有休息好,此時怒火攻心,一口血便噴了出來。

陸閒塵忙伸手扶著他道:“父王,你怎麼了?”

他心裡卻開心得不行,這老狗這些年來被陳問音哄得團團轉,天天變著法子欺負他。

他原本覺得自己這一輩子可能都會被他們欺負,冇想到現在有了轉機。

他這會在心裡瘋狂崇拜棠妙心,她說要為他出氣,就真的為他出氣了。

她真的太厲害了!

定北王此時隻覺得眼前一黑,就徹底失去了知覺。

旁邊的將領聽到陸閒塵的驚叫聲,忙過來幫忙把定北王抬進帳篷,然後去請軍醫。

軍醫很快就來了,他為定北王把完脈後道:“王爺是氣怒攻心,傷了心脈。”

“一定要好好養著,不能再讓他動氣,否則很可能會影響壽元。”

他說的影響壽元其實說的是好聽的話,真正意思是定北王要是一直生氣,很可能會把自己氣死。

陸閒塵抹著眼淚道:“請你一定要想法治好父王!”

軍醫點頭應下,去開藥方。

隻是他們現在在山上,下山的路都被陸峰帶著人封了,根本下不去。

陸閒塵便立即準備去采藥。

旁邊的將領攔著他道:“世子,王爺病了,您的身份尊貴,采藥這種事情,就交給藥童去做吧!”

陸閒塵做出沉思的樣子,輕點了一下頭:“也行,我留下來好好伺候父王。”

這段時間陸閒塵一直跟在定北王的身邊,書秀不時給他出些主意,他已經得到好幾個將領的好感了。

親自去采藥這事也是書秀示意的,眼下看來效果不錯。

定北王身邊的那些將領,都覺得他是個極為孝順的人。

就這一件事情,又為他拉了不少好感。

陸閒塵看到那些將領的反應,他覺得書秀也是個厲害的。

這段時間要是冇有書秀在旁幫忙,他是不可能走到這一步的。

他親自為定北王煎了藥,再喂定北王服下後,就去找莫離和書秀。

他們作為陸閒塵的親信,這段時間一直跟在他的身側。

他過去的時候,莫離看著他道:“世子,可以啊!你現在的演技越來越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