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對我做了什麼?淩紫月驚駭的發現,她動不了啦。

謝然站起身來,來到了淩紫月身邊,親吻了一下她的額頭。

然後,他拿走了女帝手中的茶杯,把茶水倒在了地上。

冇有做什麼,我隻是教你,如何做一個合格的老婆。

你找死嗎?淩紫月目光冰冷,美眸中流露出駭人的殺意。

謝然如同被毒蛇盯上,頓時感到毛骨悚然。

不過,高高在上的女帝,如今卻是動彈不得,謝然的膽子就大了起來。

找死?我看找死的是你吧?他對著淩紫月紅潤的雙唇,就吻了上去,剛纔你冇有吻過我,現在補上。

謝然,我要殺了你!淩紫月大聲尖叫。

看來,她對我恨之入骨啊。

謝然搖頭苦笑。

畫地為牢隻能禁錮對方五分鐘時間。

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如何打消她對我的殺念呢?

謝然有點犯愁了。

火眼金睛!

謝然雙眼緊盯著淩紫月,心中默唸火眼金睛。

在淩紫月的頭頂上方,出現了一個虛無介麵

目標境界:皇玄境三級

危險等級:S

罩門:百會穴

最佳應對方案:打不過,不建議與其正麵對抗

病症:六陰絕脈

治療方案:患者目前處於陰陽調和狀態,病症暫時得到緩解,想要徹底根治,服用十全大補丹即可

聖靈大陸是修玄者的世界,分為人玄境、地玄境、天玄境、王玄境、皇玄境、聖玄境、帝玄境七大境界。

淩紫月年紀輕輕,就突破了皇玄境,稱她為天之驕女,也不為過。

十全大補丹?

看到虛無介麵的資訊,謝然稍作思索,然後對淩紫月說:

你的六陰絕脈隻是暫時得到緩解,想要根治,必須服用十全大補丹。

你......你怎麼知道......十全大補丹?

淩紫月顫聲問道。

很顯然,她被謝然的診斷,震撼到了。

嗯......這些年,雖然我一無是處,但私下裡鑽研醫術,總算有所成就吧。謝然扯起謊來,臉不紅心不跳。

話雖如此,你有十全大補丹的丹方嗎?淩紫月的語氣,有了一絲緩和。

十全大補丹具有起死回生、逆天改命的奇效。

隻可惜,丹方在聖靈大陸已經失傳多年。

丹方?謝然被問得啞口無言。

十全大還丹丹方,他也不知道。

而且。

他剛纔檢視了自己的丹田,火眼金睛給出的答案是,需要十全大補丹才能修複破損的丹田。

【叮!係統任務:宿主爭取獲得女帝的好感,當好感度達到五十的時候,獎勵十全大補丹丹方。】

嗯?

係統任務?

我跟她的好感度,要達到五十才行?

謝然看了看淩紫月,在她的頭頂上方,出現了一個虛無的紅心,紅心初始數值為零。

丹方,我當然有!得知係統會獎勵丹方,謝然脫口而出。

此話當真?

當然是真的,不過,你必須答應,不能再對我妄動殺念。

我答應你。聽說謝然有十全大補丹丹方,淩紫月毫不猶豫點頭答應。

此刻,謝然驚喜的發現,淩紫月頭上的紅心,數值變為二十。

還差三十點好感度!

還有,這個婚禮,你冇有通知任何人吧?你得補辦一場婚禮,昭告天下。

這......

淩紫月猶豫了片刻。

她仔細看了看謝然,對方長得不賴,雙目炯炯有神,形象陽光帥氣,年少有為......

除了丹田被廢,她挑不出任何毛病。

然而。

丹田被廢,並非不治之症,可以用十全大補丹修複。

謝然不是有丹方嗎?

也就是說,他身上唯一的缺點,也冇有了。

再說啦,她把女人最珍貴的東西都給了對方,補辦一場真正的婚禮,那又如何?

可以!我現在就昭告天下,明天補辦婚禮。

說畢,淩紫月喚了小翠進來,讓她下詔通知各國,明天舉辦婚禮。

小翠離開後,淩紫月伸出了纖纖玉手,丹方呢?

好感度三十了。

謝然心中竊喜。

嗯......你為什麼要下毒害我?

下毒?冇有啊!我想殺你,用得著下毒嗎?

淩紫月感到莫名其妙。

堂堂女帝,殺一個平民百姓,何須下毒?

說得也是。謝然深以為然的點了點頭:

那就是你身邊的侍女小翠,試圖毒殺我,你必須嚴辦。

什麼?不可能!淩紫月覺得難以置信。

你不相信?此前她送來了兩杯茶,你的茶中冇有毒,而我的茶中就有毒。

地上的茶漬未乾,以你的能力,應該可以分離出來吧?

謝然指了指鋪在地上的紅地毯。

茶水中含有斷腸花之毒,非常霸道,三十秒內可致死!

這是火眼金睛給出的答案,應該不會有錯。

謝然非常有信心。

呼!

淩紫月用玄力將茶漬蒸發乾淨,地毯上飄出了一團紅霧。

果然是斷腸花之毒!

見多識廣的她,一眼就認了出來。

咦?

謝然驚駭的發現,這團有毒的紅霧,居然被他體內的大品天仙訣金丹吸收了。

然後,金丹上麵,還延伸出來了一條金色玄脈。

人玄境一級!

金色玄脈也有境界,而且自成修煉體係!

也就是說,就算謝然的丹田被廢,他也可以通過大品天仙訣金丹修煉。

太爽了!

謝然偷笑......

小翠......淩紫月正想把小翠叫進來。

彆聲張!謝然連忙按住了她的嘴巴,阻止淩紫月當場發難:

你剛纔是不是跟我喝了交杯酒?我的酒中,也被人下了毒。

酒中也下了毒?淩紫月感到非常吃驚。

對。

那你怎麼冇有中毒?淩紫月不解而問。

我醫術精湛嘛!如若不然,怎麼可能發現斷腸花之毒?

謝然苦笑。

他總不可能說,自己從藍星穿越過來的吧?

而且。

齊天大聖係統,隻有他一個人知道。

就算說出來,淩紫月也不會相信。

他發現茶水中有毒之時,殘留在酒杯杯壁上的斷腸花之毒,也被火眼金睛看出來了。

他終於明白,自己為什麼會從另一個世界穿越過來了。

喝下交杯酒的時候,這個世界的謝然已經死了。

然後。

另外一個世界的謝然,穿越到了這個世界,讓他獲得了重生的機會。

斷腸花毒汁,進入身體後,藥效隻有一分鐘,謝然死後,毒汁就會融入五臟六腑,消失得無影無蹤。

謝然死後,就算女帝想查,也很難查出死因。

由此可見,下毒之人心思非常縝密。

他分析了一下。

小翠是淩紫月身邊的侍女,哪有什麼作案動機?

她肯定是受人指使。

敵在明,我在暗。

此時大動乾戈,隻會打草驚蛇。

嗯......

淩紫月動用玄力,驗證了殘留在酒杯中的斷腸花之毒,點頭會意。

她對謝然的好感度,終於達到了五十點。

此刻,五分鐘禁錮時間到了,畫地為牢白圈消失。

淩紫月總算恢複了自由之身。

告訴我,你到底用什麼方法禁錮了我?

她舉起右手,作勢要打。

【叮!宿主與女帝的好感度達到50,獎勵十全大補丹丹方。】

【十全大補丹:具有重塑經脈,逆天改命的奇效。】

這個時候,久違的係統提示音,終於響了起來。

重逆經脈?

怪不得能治好淩紫月的六陰絕脈。

停!你還要不要十全大補丹丹方了?

拿出來!

淩紫月聽到丹方二字,放下了舉到半空中的手。

一千年份的醉龍草,兩株;

六百年份的回靈赤果,三顆;

三百年份的蛇欲果,一顆;

七百年份的紫煙果,五顆;

......

根據係統給出的虛無介麵,謝然一個個的唸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