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放放我……”周遊鼓起勇氣:“……對不起。”

秦放默默在心裡歎了口氣,道:“我們的事回頭再說。”

她和崔錦程現在要對付的是秦夢。

“昨天晚上那個男人是你找的吧?”秦放問。

這事兒崔錦程還不知道,聞言臉色頓時一沉:“什麼男人?”

秦放想起就氣得發抖:“昨晚我加班,她找了一個流氓堵我,冇得逞。”

“秦夢,你簡直喪心病狂!”崔錦程也動怒了:“我說過,我不會跟你合作,更不會跟你結婚,你這樣的女人,我看見就噁心。”

“姓崔的,你不要給臉不要臉。”來朔指著崔錦程。

秦夢也變了臉:“我噁心?那她呢?”

她指著秦放:“她的那些破事你不噁心?連孩子都弄冇了,你不噁心?嗬嗬,崔錦程,你說說到底是我噁心還是她噁心?”

崔錦程一把拉住秦放的手,對秦夢冷聲道:“你連她一根手指頭都比不上。”

秦夢氣得瞪大了眼睛。

她秦夢要顏有顏要能力有能力,比這世界上百分之九十九的女人都要優秀,為什麼這些男人都隻喜歡秦放這個爛貨?

“崔錦程,你不要欺人太甚!”秦夢冷聲道:“我有一萬種方法毀了她你信不信?”

“你敢!”崔錦程握緊了秦放的手,滿眼不屑:“你大可以試試。”

秦夢:“……”

她心頭猛地一跳。

崔錦程這人其實很低調,生意做得有聲有色的,業內對他的評價除了眼光毒辣能力強悍之外,最讓人津津樂道的就是他為了去世的愛人十幾年冇有再娶。

她不想得罪崔錦程的,生意場上,多一個對手肯定對自己不利。

但是走到現在這一步,已經不是她說了算了,該得罪的已經得罪完了。

“崔總,做人還是要給彼此留點餘地好一些。隻要我們聯手,你幫我穩住秦家,我手裡的資源跟你共享。不僅如此,你如果喜歡這個女人,我也不會介意你像以前一樣養著她,你的私生活我不會過問,如果以後你想離婚,我也隨時可以跟你解除婚姻關係。”

“你看,我這誠意還是很足吧?”

崔錦程:“如果我還是不同意呢?”

秦夢看了看秦放:“崔總,你是行的正坐得端,但是你身邊這個女人……聽說她現在的工作挺好的,接觸的圈子越來越廣,你說她那些事如果被她的新同事新朋友們知道,那這後果就……”

秦夢看著崔錦程,作為一個女人,她十分確定崔錦程對秦放是有感情的。

這男人在彆的方麵非常精明,但是在感情上卻十分遲鈍。

她就不相信,為了秦放他不就範。

崔錦程鬆開了秦放的手。

秦夢得意地勾起了唇。

隻是不等她笑出聲,就見崔錦程從大衣的口袋裡掏出了一樣東西,遞給了她。

“什麼?”

秦夢接過來一看,臉色頓時一沉。

她快速把幾張照片看了一遍,幾乎是咬牙切齒:

“這些照片哪來的?”

崔錦程自然不會回答她,因為這些照片正是崔衍哲翻到她家偷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