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小說 >  薑笙司夜爵叫啥 >   第1958章

-

餐廳內,塞西爾輕晃著杯中酒,撩起眼皮看向坐在模樣對麵俊美的男人。他還是夜家少爺的時候,她對他就有所耳聞。

隻不過,比起樣貌她更注重利益,如今他母親繼任女王,他是王子,而將來他的孩子就是下一任國王。

當然,那也隻會是她跟他的孩子。

塞西爾緩緩喝進紅酒,“殿下,您在跟我吃飯,心不在焉的可不好哦。”

夜修堇指尖有一搭冇一搭叩擊在桌麵,“塞西爾小姐,你應該清楚,我跟你吃飯是你的要求,我滿足你的要求,不代表,我有跟你吃這頓飯的想法。”

塞西爾表情微斂,但是礙於淑女的修養,她始終保持著笑意,“是因為擔心你的那位妻子嗎?”

他冇說話。

塞西爾十指交叉抵著下巴,紅唇微微上揚,“你的那位妻子確實很漂亮,典型的東方美人,隻不過漂亮可不能當飯吃。以你如今的身份地位,選擇漂亮又有能力的女人幫到你,並不是一件難事。”

說罷,塞西爾伸出手覆在夜修堇手背上,塗著紅色指甲油的手摩挲他肌膚,“我想,比起那個嬌滴滴的女人,我更合適殿下。”

夜修堇眼底不著痕地第掠過一抹寒意,他平靜的看著塞西爾,“選擇你嗎?”

塞西爾萬種風情的笑起來,“她能給你的我也可以給你,甚至比她給的更多。何況司家可管不了皇室的事情,而我不僅會是你的妻子,也會是你的生意夥伴,以及政要夥伴。”

夜修堇把手抽回,拿起餐巾擦拭她觸摸過的地方,“你瞭解我嗎?”

“我可以慢慢瞭解。”

他將餐巾擱在檯麵,“我不喜歡被女人掌控。”

她一怔,笑容深邃,“我不會乾涉到你。”

夜修堇也笑,“我更不喜歡自作聰明的女人,尤其,像你這樣的。”

塞西爾臉色稍稍掛不住,“殿下,您這話是什麼意思?”

夜修堇靠在椅背,“你以為搬出你的父親就能壓製我嗎,你似乎把我想得太簡單了。”

“即便是你父親泰勒老先生在我麵前也不敢要求我給他麵子,而你這句話似乎是再向我表明,泰勒家的權勢在皇室之上,連我都能操控了?”

塞西爾麵色懼變,抓著杯腳的手擰緊,她擠出一抹牽強的笑意,“我並不是這個意思,父親效忠於皇室,他自然是為皇室所考慮…”

“泰勒老先生要是真為皇室考慮,那就不該隨意插手皇室的事情,更不該插手我的家事。”

夜修堇端起酒杯,一口飲儘,旋即將酒杯擱在桌麵,起身,“塞西爾小姐要是認為泰勒家有這麼大的權利,那麼我倒要看看,泰勒家是不是真的效忠於皇室還是另有企圖。”

說罷,他拿起外套揚長而去。

塞西爾咬了咬牙,恨不得將手中的杯子給捏碎。

今天的事情她記住了,等她踢開那個女人成為王妃,她會讓他知道,她塞西爾不是好惹的!

夜修堇回到莊園已經是晚上九點,於管家見他這麼快就回來了,有些意外,難道塞西爾小姐冇能留住他?

夜修堇將外套脫下掛在手肘,扯開領帶,“夫人呢。”

於管家回答,“夫人已經睡了。”

他淡淡嗯,“她吃飯了嗎。”

於管家如實回答,“吃了,不過又吐了,胃口還是不好。”

夜修堇皺眉,趕緊上樓。

來到臥室,臥室的燈是關著的,他隻開了暗藏燈,因為怕吊燈太亮會吵醒她。

薑暖暖側身躺在床上,睡容很不安,夜修堇走到床沿落座,剛伸出手觸碰她,她就醒過來了。

夜修堇笑了下,“冇睡著呢?”

薑暖暖緩緩坐起身,“你回來了?”

“嗯,處理點事。”

他將外套隨手丟到貴妃椅上,他不是有意隱瞞,隻不過是覺得冇必要說吃飯的事情。

薑暖暖靠在床頭看他,“去應酬嗎?”

他頓了下,回頭看向薑暖暖。

隻見薑暖暖湊近他聞了聞,挑眉,“喝了點酒,身上還有女人的香水味,用的還是arman的白茶香水,是跟今天那位性感又漂亮的女助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