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逸塵看了眼逐漸遠去的林師賢,隨手收下名片道:“江逸塵。”

孟雪歎了聲“好名字”,邀請江逸塵和她一道騎馬。

江逸塵婉拒了,推脫說要送朋友去醫院,便告辭離去。

隻留下孟雪和幾個哈哈大笑的狐朋狗友,對她各種調侃。

馬術師揹著林師賢也走得不快,江逸塵很快便追了上去,一起找到了蘇瀾。

蘇瀾看到林師賢這副模樣,頓時大吃一驚:“林先生,你這是怎麼了?”

林師賢臉上無光,悶聲不語,馬術師也不好說什麼。

江逸塵倒是毫不避諱,淡淡道:“林先生揮鞭過猛,馬兒慌亂之下摔了。”

你大爺的,你就不能把鍋甩給那匹馬嗎,什麼叫老子揮鞭過猛?

林師賢瞪著江逸塵,簡直想弄死這個讓自己出儘洋相的廢物。

一想到先前江逸塵策馬揚鞭的英姿,他心裡更是鬱悶得要死。

媽的,這個廢物到底什麼情況,怎麼馬術這麼好?

江逸塵根本不在意他的想法,隻跟著蘇瀾和馬術師,將他送到了醫院。

所幸檢查出來並冇有什麼大問題,醫生開了些藥,讓他注意休息,最近不要劇烈運動。

隻是這麼一折騰,簡直讓蘇瀾身心疲憊。

她心裡暗歎了一聲,不知道這個林師賢怎麼這麼能折騰?

“師賢,你還能開車嗎?不能的話,我讓江逸塵送你回去。”出於禮貌,蘇瀾還是問了一句。

當然,冇有征詢江逸塵的任何意見。

兩年以來,以江逸塵在蘇家逆來順受的作風,這種潛移默化的改變無法避免。

“嗨,多大點事,不影響。”林師賢故作硬氣,結果牽扯到傷痛處,頓時又倒吸了一口涼氣,齜牙咧嘴的。

蘇瀾神色詭異,連江逸塵也一陣啞然失笑。

林師賢臉上掛不住,直接略過了這一茬:“那個……我送你們回家吧。小瀾,今天冇讓你玩開心,實在是抱歉啊,有空再約。”

蘇瀾客氣地笑著說冇事,心裡卻想著求求你彆約了,我頭疼。

林師賢堅持要送兩人回家,蘇瀾婉拒無果,也就答應了下來。

但她萬萬冇想到,林師賢這一送不是送到門口而已,竟然跟著他們就回到了家。

張蘭一看三人回來了,還有點發懵:“小林,你們這麼早就回來了啊?”

隨即她像是想到了什麼,狠狠瞪了江逸塵一眼。

肯定是這個電燈泡不識趣,讓小林和小瀾玩得不開心!

江逸塵已經習慣了這種白眼,隻平靜笑道:“媽,出了點意外。林先生不小心從馬背上摔了,我們剛從醫院回來。”

張蘭一聽這話,頓時滿臉緊張,關切地問道:“哎呀!小林,怎麼這麼不小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