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外一邊,林以齊找上弟弟林以術,隻見他拿著杯橙汁,不知往裡麵撒了點什麼東西。

粉末很快融入橙汁裡,光從外表完全看不出來這裡麵加了料。

林以齊晃了晃手中的杯子,露出一個看好戲的笑容。

林以術欲言又止,有些不讚同他的舉動。

“二,二哥我們這樣做不好吧。”

“有什麼不好的,咱們隻是開個無傷大雅的小玩笑而已。”

誰也冇有注意,寬大綠植的背後還有道身影,仿若琉璃的眸子靜靜看著這一切。

顧司墨原本隻是想去花園逛逛,卻不曾想碰到這倆兄弟,正想提醒白晚悠,走到半路卻停下了腳步。

那個態度惡劣的丫頭,也是該吃點苦頭,否則按照這樣的性子,早晚都要吃大虧。

顧司墨打算靜觀其變,隻見那兄弟倆拿著一杯加料的果汁,徑直上了二樓,他也悄悄跟在身後。

白晚悠打開房門,除了林以齊之外,還有個小男孩,看起來**歲的樣子。

長的卻是十分玉雪可愛,圓潤的狗狗眼寫滿無辜還有幾分不安。

“這是我弟弟!”林以齊凶巴巴的介紹,不知道的還以為他是來上門找茬的。

看著麵容平靜的白晚悠,腦海裡瞬間浮現她撂到那些小混混的畫麵,心裡下意識一怵。

“聽說你來了,過來給你打聲招呼。”

他惡聲惡氣,彷彿這樣就能夠找回場子,說完便給林以術使了個眼色。

林以術端著橙汁,麵前的白晚悠,彷彿擺在櫥窗店精緻的玩偶,完全符合自己心目中甜美可愛的妹妹形象。

他吞吞吐吐說不出話,急的林以齊瘋狂眨眼睛。

“妹,妹妹你好,我是你的三哥林以術。”

他結結巴巴,總算說了句完整的話,下意識把手裡的飲料遞了過去。

望著那雙狗狗眼,白晚悠伸手接過,強忍著內心的衝動,這纔沒有在他臉上捏幾把。

“等下!”

林以術瞪大眼睛,頓時有些緊張的看向白晚悠,更準確來說是她手上的那杯飲料。

“有什麼事嗎?”

林以術張了張嘴,卻看到林以齊投過來的視線,最後還是搖了搖頭,結結巴巴道:

“冇,冇什麼。”

白晚悠鼻尖一動,聞到了橙汁裡還有其他味道,視線落在林以術身上,隻見他東張西望,就是不敢看自己。

再看林以齊隱隱勾起的唇角,目光一眨不眨盯著橙汁,心中頓時明白了一切。

“這橙汁……”

白晚悠拖長了聲音,聽的兄弟兩人頓時緊張起來,異口同聲道:“橙汁怎麼了?”

“這橙汁裡麵有蟲子,麻煩你們另外換杯。”

林以齊鬆了口氣,還以為是她發現了問題,“怎麼可能會有蟲子,我來看看。”

說著他把橙汁拿了過來,仔細看了個遍,“明明冇有啊,是不是你——”

白晚悠快步上前按住他的手腕,反手一倒。

嗆得林以齊迸發出驚天動地的咳嗽聲,拚命嘔出來,即使如此,仍灌了不少橙汁。

“你!”

他瞪著白晚悠,神色頓時變得極為難看。

“不好意思,手抖了。”

白晚悠不走心的抱歉,露出一個堪稱小惡魔的笑容,隨後補充道:“手抖倒進你的嘴巴了。”

氣的林以齊差點頭頂冒煙,“你給我等著。”

白晚悠對於他的威脅卻是漫不經心,“怎麼,你忘記那些小混混的下場了麼。”

林以齊下意識後退,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被個小丫頭騙子威脅,頓時怒從膽邊生,作勢揚起拳頭,想要嚇嚇她。

“我讓你看看這個家到底誰是老大!”

誰知麵前的白晚悠突然露出怯懦的神情,像是受到了驚嚇的小兔子。

“對不起林哥哥,我不是故意打翻橙汁的,剛剛是你拽的的我太痛了……”

正奇怪白晚悠的變化,隻聽見身後傳來一陣低沉的男音。

“林以齊你告訴我,這個家誰是老大?”

林以齊彷彿被定在了原地不得動彈,他僵硬的轉過身,林澤就在背後,臉色陰沉的幾乎可以滴出水。

“爸——”

他露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正想要開口解釋,然而肚子裡卻傳來不適的感覺。

就是這片刻,他已經錯過了最佳解釋的時候。

隻見白晚悠撲到了林澤的懷裡,眼裡泛起了水霧,怯怯的開口。

“不要怪哥哥,都是悠悠不小心惹他生氣了。”

林以齊瞪大眼睛,看著林澤越來越冷的臉色,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明明是橙汁翻了,可空氣中瀰漫著若有似無的茶味,讓暗處的某個人微微彎起了唇角。

“悠悠乖,你先去休息下。”

林澤摸了摸白晚悠的腦袋,神態動作無比溫柔,可視線落在林以齊兄弟倆,卻如同暴風雨似的。

“你倆給我過來!”

可憐兄弟倆像是地裡的小白菜,一前一後跟在林澤後麵。

最重要的是林以齊捂著肚子,要多狼狽有多狼狽。

等到他們再次出現,如同霜打的茄子。

陳柔也從外麵趕回來,也許是知道兩家要結親的訊息,又或者其他,這次倒是冇有說什麼。

晚飯時候,兩家人準備一起。

白晚悠在車上昏昏欲睡,迷糊中彷彿看到一個淡金色的月亮,在半空中閃閃發亮,隻不過光芒卻是有些暗淡。

她正想要看的再清楚一點,月亮卻徑直飛進了身體。

“叮——恭喜宿主,成功啟用神醫係統。”

白晚悠猛地睜開眼睛,波光流轉之間,瞳孔裡似有真的一彎月牙存在,與此同時,林澤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悠悠已經到了。”

她揉了揉眼睛,大概是聽錯了吧。

正到酒店門口,白晚悠還在想腦海裡的畫麵有些出神,冇有注意到前方的人影。

“這是哪家的小孩,怎麼走路不看人的!”

頭頂傳來一道不悅的男音。

林澤連忙拉過白晚悠,看她有冇有被撞到哪裡,這纔開口道:“抱歉,小孩子冇注意。”

白晚悠隻覺得這個聲音有些熟悉,抬頭一看,不由得死死瞪大眼睛。

眼前的男人,正是前世害死她的渣男寧懷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