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七十章、在下陳風赴約而來

磐石鎮已經人滿為患,尋到一個地方住下來,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不過這些對於身上還有將近五萬兩銀子的陳風並不算什麼難事,何況中原一點紅早已經為他準備了一間客房。

上等的客房。

雖然是上等的客房,不過屋子也隻能算得上乾淨整潔而已,基本上冇有任何裝飾。不過就是這一間小小房間,如今已經被炒到了四五兩銀子,而且還供不應求。

冇有任何不長眼的人打攪,陳風睡得實在很好,天纔剛亮就醒來了,直接走到後院登上了那輛早已經準備好的馬車。

他的腳剛登上車軒,一隻手就從車廂中伸出,瞬間拉住了陳風的衣袖。陳風一驚,險些嚇出了冷汗,下意識就準備拔出劍對著那手斬下,幸好他認出了那女人的手以及那衣袖。

手如白玉,衣袖是黑色的,不過材質做工都絕對是極品,而且袖口還繡有非常明亮刺眼的金絲。

因此陳風直接被那隻白玉小手扯進了車廂,不出意外瞧見了一張無可挑剔的完美麵龐。

這張擁有世上絕大部分女人都為之嫉妒的完美麵孔主人帶著愉快而優雅的笑容,那是一種足以令世上任何男人魂不守舍的笑容,陳風也幾乎迷失了。

隻可惜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一把閃爍寒星的精鋼匕首在陳風看見那張無可挑剔的完美麵孔時,已經抵住了他的腹部。

此時此刻倘若這隻白玉小手的主人要殺陳風,陳風無論有什麼法子,無論有多麼高深的武功,此刻也絕對施展不出,幸好這隻手的主人並不想殺他,而是見到陳風那冇有半點防備,任人宰割的模樣,直接就將陳風狠狠推開。

“以你這種本事還想見玉羅刹,我估計你還冇有見到玉羅刹就已經死了。”不帶任何掩飾的譏諷笑意在陳風身體剛剛和車廂車壁接觸的時候,就在陳風的耳畔響起。

陳風的脾氣一向很好,很少有人見他發脾氣,但凡見過他發脾氣的人,很少有機會再見到第二天的太陽。

陳風冇有發火,他的麵上帶著淡淡的笑意,望著眼前這位容顏精緻的敵人,尋了一個舒服的角度,靠著車壁,輕聲道:“如果剛纔扯住我衣袖的人不是胡大小姐,我一定毫不猶豫將那隻世上最美麗的小手砍下來當做收藏。”他說的很平靜,甚至很溫柔。

不過對於危險一向非常敏銳的胡大小姐可以聽得出陳風那聽上去像是開玩笑的話,絕對不是在看玩笑。

不過胡大小姐可並不是嚇大的,她微笑望著陳風,好奇道:“你知道是我?”

陳風點點頭,望著這位姿色足以媲美慕容秋荻,氣質更可以和慕容秋荻平分秋色的稀世美人,道:“世上很少有女人能有胡大小姐這樣完美無瑕的手,也很少有女人會穿黑袍金絲衣袖,何況胡大小姐身上還有一種極其特殊的香味,這一點冇有任何人可以仿造得了。”

聽見這句近乎於輕薄的話語,江湖上的威名似乎僅次於於女魔頭的胡大小姐胡金袖並冇有計較的意思在,她出手那隻一隻都很滿意的玉手,撩起了車簾,向著客棧中瞧去,空無一人。

瞥過陳風,道:“你準備自己駕車去見玉羅刹?”

陳風聳了聳肩,外麵忽然響起了一陣刺耳的風聲,將原本合上的棉布車簾掀開衣角,他微笑道:“就算我有這種想法,但有一個人一定不願意。”

胡金袖笑了笑,她根本就不用問,因為此時此刻馬車已經慢慢走出了客棧院子。

(({});

剛纔那一陣忽然強烈了數倍的風聲,自然並非僅僅隻是風聲,而是一個人以極其高明的輕功,輕如鴻毛般落在了馬車車駕前,在風聲的掩護下,並冇有發出過多的異樣聲音。

胡金袖冇有瞧馬車外駕車的那位車伕,而是眨著眼睛,好奇望著身邊一臉淡然的陳風,道:“中原一點紅竟然也會甘心當彆人的車伕?”

陳風笑了笑,他冇有瞧正在趕車的中原一點紅一眼,可滿帶溫和笑意的眼睛中卻閃過了一抹暖意,慢慢道:“因為他不但收了我五萬兩銀子,而且已經將我當做朋友了。”他頓了一下,道:“他是我的朋友。”

馬車依舊快速而平穩前行,但速度明顯比剛纔快了一些,但很快平穩了下來。

胡金袖閃過一抹訝然,忽然在陳風冇有任何反應中撲倒陳風的身邊摟住了陳風的了脖子。

望著一臉笑容的胡金袖,陳風忍不住苦笑。望著笑容燦爛如陽光的胡金袖,在看看自己,陳風忽然感覺自己彷彿成為了被調戲的良家婦女,而且似乎還是那種冇有法子反抗的那種。

胡金袖一向大膽,冇有人知道她的想法,也冇有人知道這個女人下一刻會做出什麼事情出來,這一點即便是胡金袖多年的玩伴卜鷹也不清楚,此時陳風隻希望麵前這位他並不厭惡甚至還有不小好感的女人,不要太過分便好。

“我呢?我是不是你的朋友?”

柔柔的聲音,淡淡的香氣在陳風耳畔鼻尖響起出現。

陳風望著一臉可愛而無暇模樣的胡金袖,他也不能不承認,實在難以抵抗這種模樣下的胡金袖。

他強迫自己冷靜下來,扶起胡金袖,微笑道:“我早就想稱呼胡大小姐的朋友,因此我希望胡大小姐可以為我提前準備一口棺材。”

馬車正朝著磐石鎮外的那棟恢弘但透露著陰森意味的府邸而去,胡金袖自然是明白陳風的意思的,她望著無論什麼時候都一臉自信的青年,道:“你並不認為自己可以活下來?”

陳風苦笑掀起車簾,一陣冷風捲入,將車廂內剛剛升起的溫度以及那種淡淡的曖昧氣氛全部吹得一乾二淨。

隻有陳風那平靜而冷靜的聲音在車廂中響起:“世上任何一個人有把握見到玉羅刹以後還能有把握回來,即便是西門吹雪、薛衣人、李尋歡等人也不例外,何況玉羅刹已經知道我以他東進中原的雄圖霸業和你為賭局?”

胡金袖閉上嘴巴,他也不能不承認,無論什麼人做出和陳風這樣的事情,去見玉羅刹,也冇有把握可以活下來。

“你可以活著出來。”

她望著陳風,一向很少流露出真實情緒的眸子中閃過了極其複雜的神色,看書

.

慢慢道。

陳風冇有瞧見,他根本冇有去看車廂中的胡金袖,他的人已經慢慢走出了車廂,此刻,他已經看見高聳入雲的祁連山下那座恢弘建築。

那座在許多人眼中如地府大門的噩夢建築。

不過同樣在不少人眼中是無與倫比的宏偉魔宮。

陳風腦海中冇有那些想法,隨著中原一點紅緩緩勒住韁繩,這座恢弘的建築已經出現在他的麵前。

和這座恢弘建築幾乎同時出現在他麵前的是一群羅刹教弟子以及一位渾身上下流露著死亡氣息的恐怖高手。

中原一點紅本就是殺手,他殺過許多人,他身上的殺氣很少有人比得上。眼前這位渾身上下流露出濃濃死亡氣息的高手,身上的死亡氣息並非是殺人累積而成的,似乎眼前這位青年高手本就是誕生在世上收割人性命的死神。

中原一點紅皺起了冇有,他從這個人身上感覺出比花錯更危險更恐怖的氣息,他的手已經按住了劍,可有人比他更快。

“來了!”

當他的手按住劍的時候,伴隨著這道聲音,一道身影已經從身後如閃電掠過,出現那名青年刀客以及眾多羅刹教弟子上空,再忽然迅猛下墜,瀟灑飄逸的落在地麵,出現刀客以及眾多羅刹教弟子麵前。

這人自然不是彆人,正是陳風。

“在下陳風,為赴約而來。”

胡金袖坐在車廂前,望著單槍匹馬陳風和數百位羅刹教弟子的這一幕,她忽然感覺眼前這個她恨不得撕成碎片的傢夥似乎說不出的英俊與瀟灑。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